休閒娛樂

中國人勞碌不知消遣的形象,就跟上癮賭徒鴉片吸食者的形象一樣,是片面的。音樂,品茗,閒談,有時邊抽煙邊聊,這些都是華人消遣的方式。歐洲人也沉迷賭博和吸食鴉片,因為在20世紀早期之前,吸鴉片不僅是合法行為,還是當時政府的主要財政收入來源之一。

19世紀60年代,中國的戲曲和雜技團在維多利亞州的金礦區巡迴演出,吸引了大批的觀眾,其中包括了不少好奇的非華籍人士。1877年,在庫克敦的華人社區,每晚都會有群眾聚集在大禮堂聽音樂,而且這個禮堂就是專門用來聽音樂會的。在這之後的年代,也就是20世紀30-40年代,華人社區裡最流行的休閒娛樂就是去參加僑青社舉辦的舞會,華人共濟社提供樂團音樂。這樣男女共舞的活動,也是在華人社區男女數目不平均的現象消失後才有可能的。在19世紀和20世紀初期,大多數與家族成員失聯的男人,抑或名義上在村子裡有妻兒但實際上過著單身生活的男士們,都會尋求其他的方式打發閒置時間。

兩個最常見填補沒有家庭生活,心靈空虛的休閒方式,就是吸鴉片和賭博。一個華人被訪問,為什麼那些老人家不回去中國時,他解釋道,那是因為他們沒錢啊,他們的錢都花光在吸鴉片和賭博上了,而他們早已年邁,不能靠自己的努力幹活賺錢回家

華人喜歡的賭博項目五花八門,而其中最出名的要數番攤白鴿票番攤是室內賭桌上玩的遊戲,而白鴿票(又名抓鴿子)則是以80個中國字印成彩票形式的賭博活動,基諾就是由此衍生出來的。還有其他一些賭博遊戲也很流行,例如多米諾和撲克牌,個別遊戲則因來自不同區域和省份的華人群體,喜愛程度各不相同。

吸食鴉片和賭博是中國農村生活的一部分。根據一些研究者的說法,從海外,例如從澳洲來的僑匯,相對高額的匯款使得華僑的家人更有可能沉迷於賭博不能自拔。從宗族權霸勢力的角色分析中看出,他們控管地方的賭場,鴉片房,嫖娼妓院,為了要分點僑匯,華僑的家人強索保護費。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住在新南威爾士州的中國人依然背負好賭博的名聲,多年來,文華社曾經是悉尼數一數二的非法賭場且臭名昭著。不僅僅是中國人,那些非華籍人士也是這些賭場的老顧主。

詳細資料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