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事蹟

在澳洲歷史上,華人在淘金和種族主義等主流大戲裡扮演的都是背景演員,常常忽略了華人也是有自己的家庭,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負的獨立個體。他們不是個個都是梅光達,他們只是普通為人父母或子女、是卑微的工人或多國貿易的創始人、是改革的支持者或反對者,是地主或菜農,他們有在子孫後代的環繞下壽終正寢的,也有在悉尼德信街店鋪樓上的小房間裡孤獨終老的。我們要拋開刻板印象和成見,綜合考慮華人個體的多樣性。

雷寬(John Louie Hoon),出生在悉尼,7歲喪父,他的白人母親不辭而別。John之後回去父親老家的村莊,16歲再回到悉尼時已經不會講英文。他被人叫外號Jack或者“番鬼寬”。他從事菜農工作,返鄉結婚生子後,經常要漂洋過海回中國探望妻子和家人。在中國了熬過連年戰事之後回到悉尼,於1981年去世,時年85歲。他其中一個女兒在他過世前移民到了澳洲。

周華久(Joe WahGow),是一位在臥龍崗很成功的商人,其妻用買來的護照前來澳洲,他們的六個孩子都在澳洲出生。他1929年退休的時候,舉家回到中國的鄉下。1939年日本侵華,導致他的幾個兒子不得不回到澳洲避難,但其他的孩子依然留在中國。

George Gay,曾是一名“知名菜農”,他曾在斐濟打理過一大片的香蕉園。George從未回過中國老家,但在那裡擁有幾塊地,還幫助自己的兄弟移民澳洲。他曾把自己的二兒子Billy送回中國學中文。Billy後來接手父親的菜園,一直經營到20世紀五十年代。菜園的舊址現在已經變成一個公園。

李臨春(Philip Lee Chun), 於1874年從庫克敦來到澳洲,搬到悉尼後在德信街創立了“光和昌”雜貨店兼金山莊。他是中山地區同鄉社團的領軍人物之一,也是中國郵船公司的要員,他幫助過很多菜農處理出入境文件工作。他的長子William在悉尼成為首位華人後裔辯護大律師。Philip的其他兒子Harry和Norman,接手了他的生意,另一個兒子Arthur則成為廈門大學的一名英文教授。

Yat Kwan (Ken Wong), 雖然於1921年持著臨時簽證進入澳洲的,但再也沒離開過澳洲,直到他在1963年以澳洲公民的身份和妻子出國度蜜月。在那段時期他常常受到驅逐出境的威脅,是因為他工作不穩定,常常處於失業狀態,抑或是因為他的華人身份而否認他在澳居留的權利。Yat Kwan為捍衛自己不惜上法庭並訴諸報刊媒體抗爭到底,最終被澳洲政府認可為有融入社會,是住郊區,會喝啤酒的“好公民”,這才讓他的澳洲公民身份得以合法化。

詳細資料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