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

來自珠三角地區的人們被描述成幾乎都是農民或者工人出身,所以在淘金熱結束之後,他們也就自然而然的回歸自己的老本行。除了捕魚、種植香蕉、煙草種植、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30年代,農場種菜被華籍菜農壟斷了。

很多的菜園都是租給510個人一組的農民,這種租約安排非常適合那些經常要去中國而且一去就是一兩年的菜農。他們離家在外的時候,菜園收益會轉給臨時菜農囊中,但原主人回來,一切回歸正常。種植的蔬菜收成之後會拿到街上販賣,抑或拿到中國攤販集中的悉尼貝爾摩市場那裡售賣。英語有限的菜農會把自己整車的蔬菜賣給華人經銷商,讓他們把蔬菜拿去市場賣,所以悉尼秣市商鋪上面的客棧會在開墟日客滿,因為菜農會過個夜再打道回府。

在悉尼,菜園主要遍佈於羅斯灣至蘭德威克,橫跨博特尼灣到拉佩羅斯,也有一小部分高要人在亞力山德亞經營菜園。在威洛比和費爾菲爾德也有一些菜園,而在賈斯特斯山、卡姆登、帕拉馬塔郊區和溫莎等地,平均都有一到兩個菜園。在新南威爾士州的鄉村地區,幾乎每個鎮都會有一個華人菜園,而且很多偏遠營場的華人廚師都會自己種植蔬菜。

到了20世紀50年代,在移民限制法案下進來的澳洲菜農幫工或者臨時工,跟不上老菜農退休的進度。因此,蔬菜種植反而被義大利人和其他戰前移民給壟斷了。

華人也從事捕魚,煙草和香蕉種植等領域。19世紀中期,在麥考瑞湖,布肯灣,史蒂芬港,傑維斯灣以及雙水灣附近,興起華人捕魚醃魚的產業。但是到了1880年,中國人壟斷捕魚業的日子已結束。新南威爾士州北部的奧伯裡,楠德爾,尤其是馬尼拉地區的煙草種植是由華人開創的,到了1891年,共有464名煙草種植工人在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但僅在短短的十年後工人數目驟降到只剩89人。香蕉貿易對於很多在悉尼的華人店鋪來說,也是有利可圖的,而且很多店主在斐濟有香蕉種植園。進口香蕉關稅的上漲導致不少店主把香蕉種植園移到新南威爾士州北部地方,到了1919年,馬倫賓比有將近500公頃的土地為華人擁有或租賃。已有規模的歐洲園主發起了抵制運動,退役軍人試圖加入種植行業,加上土地法令限制華人擁有土地所有權等因素,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香蕉種植園的擴張。

對於很多華人來說,菜園種菜並不是他們在農業領域的唯一追求,掙到的錢通常是寄回中國老家鄉下用來買稻田,買到的田地通常承包給別人種稻米,等到稻米成熟後再拿去價格波動的市場販賣。他們留塊小地作為退休後種菜自用也是非常普遍的。

詳細資料請看 …

On market gard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