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

殖民政治牽涉到華工的問題,不外是以種族歧視帶出的勞資糾紛,勞工權益等問題。甚至連華人支持者也基於對華人的刻板印象,覺得華人就是一群埋頭苦幹,唯命是從的東方人,殊不知他們身不由己的苦衷。早期來自廈門的廉價契約華工替代了罪犯做工,對歐裔自由勞工造成威脅,難怪會產生敵對狀態。而以賒票制度來的淘金工以及陸續前來新金山的華工們,持續展現勤勞肯幹,省吃儉用的農民特性,因為要還債,加上澳洲移民限制法令下,華人來澳非自由身的制度延續到二十世紀,這些造就了華工非得艱苦奮鬥求生存的背景因素。

殖民地的歐裔工人們早先不願意以跨種族聯合對抗雇主,反之,他們選擇接受了以種族為基礎的排外政策。直到水手和碼頭工會打破了這種排外政策,他們在二戰期間和華人海員工會合作,為求消除種族間的工資不平等待遇。白澳政策的逐步瓦解,使得不同種族的工資直到20世紀60年代才得以完全平等。

華工工作值得一提的就是行業範圍的收窄。19世紀末,繼畜牧和挖礦之後,華工也從事了清樹除灌、煙草種植、捕魚、經營小店、櫥櫃製造、種菜、街邊攤販,以及廚師等常見職業。但1901年之後,他們的職業範圍縮小了,只有經營菜園還在一如既往處於優勢主導地位。

報章裡經常說,華工不管工資多麼微薄都會接下工作,這讓其他工人想要想維持或調高工資的努力,功虧一簣。然而,在溫飽保證情況下,我們無從得知他們的總開支分配狀況,但從華商提供的資料顯示,開支與歐裔工差別不大。但不同的是,很多的華工都是負債累累,因為他們到澳洲的船費就是從雇主那裡借來的。

那些在白澳政策盛行時來到澳洲的華人,想要合法留在澳洲就必須有工作。那些持有短期居留證的人需要有官方許可才能換工作,且只能幹一些華人專屬的工作,一旦失業就有可能被驅逐出境。二戰改變了這一狀況,因為日本戰事的威脅,華人海員都不願回到中國,而澳洲面臨勞力短缺問題,所以華人海員工會以此為由爭取同工同酬以及自由選擇職業的權利。

1949年後,很多中國難民通過香港來到澳洲,在中國餐館裡當起了廚師和服務員。他們人數的增長與華人菜農老齡化退休數量得以持平。移民限制措施意味著這類型的招聘很容易被雇主剝削。直到後來華工能申請永久居住,加入工會,才爭取到更好的工作條件和工資待遇,多勞少得的狀況才得到改善。 20世紀六七十年代,來自東南亞的移民數目不斷增長,到了80年代來自中國的移民數目再次上升,他們無需面對職業選擇上的限制,因而遍佈各行各業。

詳細資料請看 …